::: 幸福農村

礁坑拚出第二春(礁坑社區) (礁坑社區) 2018/03/22

越共村 綠鑽石--礁坑拚出第二春

水,對於礁坑人而言,是極為珍貴的寶物。
位在茄苳坑南邊山谷內的礁坑里,因山谷乾枯無水而得名,人口也因此外移。
儘管先天條件不足,但礁坑人並不氣餒,運用智慧改變困境,把荒地變綠地。

山區午后的一場雷陣雨,滋潤乾渴的土地。這裡是台南市新化區的礁坑社區,一如社區的名字,這裡因山谷乾枯無水而得名。但即使如此,這裡的居民仍運用他們無窮的生命力,突破困境,將荒地變綠地。

礁坑社區的綠金―橄欖,可做成醋、酒及蜜餞等(左)。
   
  礁坑人的精神 飲水思源
爬上「飲水思源」公園的高點平台,俯瞰整個礁坑里,四周盡是綠色果樹和麻竹,環抱著一個個分散的小聚落。「早期我們種過水稻,因為水源不足,稻田的面積就愈來愈少。」里長鄭榮欽指著公園正對面的水塘說,「這裡最多的就是埤塘水池,總共有42個,早期農作物和民生用水都靠它。」先人開墾的辛勞與智慧,礁坑人不敢遺忘,「飲水思源」公園即是為了感念先人「為水忙碌、為水辛苦」而設立,不但是礁坑里的地標,更是礁坑人的精神。

公園上方有個簡易水塔,為水公司早年所建,將野溪的水抽到簡易水塔後,再過濾到居民家中使用。「我們是看天盛水啊!天氣好時抽不到水,下雨天時喝濁水。」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林清隆回憶起年輕時的生活情況,仍然不免哀怨。年輕時是叛逆份子的林清隆,無法忍受被當成二等公民,28歲就參選里長。當選後的兩件任務,一是解決山區濫葬的問題,二是完成自來水供水。

很會抗議的他說服國民黨從黨庫撥出6000萬,替居民免費接管,「80年8月1日,我永遠記得,那天是全面供水的大日子!」解決了里民兩大心腹大患之後,林清隆揮揮衣袖,離開家鄉外出打拚,不再過問庄裡的事。一直到鄭榮欽當選里長後,才又回到故鄉。

追趕三年有成 橄欖成產業綠鑽石
林清隆和鄭榮欽兩人從小就是玩伴兼同學,從事營造工作的鄭榮欽一直留在家鄉,「我本來不想選,但又受不了這10年來都沒有建設。」在老同學鼓勵下,鄭榮欽決定挑起重任。2006年當選里長後,立刻在2007年3月成立社區發展協會,出任理事長,雙重身分等於是社區大小事務全都包。

社區發展起步比人晚,鄭榮欽和林清隆十分著急,完全用一種「追星趕月」的方式在趕進度。發展協會成立那一年,「一鄉鎮一特產、一社區一特色」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礁坑人苦思,「我們的特色在哪裡?」、「我們的產業要做什麼?」大家集合在一起不斷討論。礁坑原有特產為麻竹筍、破布子,但這兩樣東西到處都有,突然間有人提出了「橄欖」,令眾人眼睛一亮。最後橄欖以最高票,獲選為礁坑發展產業的秘密武器,也從這年開始,居民悄悄復植起橄欖樹,目前已有30甲,還成立了產銷班。

橄欖,一般人以為是歐洲的農作,沒想到它竟然是陪著礁坑人長達快一個世紀的物產。「上水保局的培根課程時,我們一提出橄欖,其他的人都好好奇。」總幹事林清隆很得意地說。橄欖在礁坑的歷史,得回溯到日治時代。日本人下南洋打仗,軍隊常水土不服,於是在礁坑的橄欖山上遍植橄欖樹,把橄欖製成藥粉治腸胃不適,好讓軍人隨身攜帶。

社區耆老回憶著,「早年村裡的媽媽也會把橄欖清燙來吃,但不好吃。」礁坑的橄欖是錫蘭橄欖,與製成蜜餞的大陸橄欖品種不同,吃起來又澀又酸。沒有食用價值,加上缺乏維護,橄欖山上的橄欖樹已被濫伐大半。所幸在林清隆不屈不撓的實驗之下,終於做出酸甜可口又新鮮的醃製橄欖,還有「橄情酒」「橄情露」等產品,橄欖的價值重新被人看見。

以紅火的仙丹為籬,大理石板為步道,廢木搭建涼亭、座椅,更利用灌溉後剩下的水來營造生態水塘,「同心驛站」成為社區居民「同心」的最佳見證(上)。台南市市長代言社區的「橄欖好」活動(下左)。假日鐵馬遊社區,大家都來遊礁坑社區!(下中)為了讓孩子更有環保概念,社區發起「植樹假日鐵馬遊社區,大家都來遊礁坑社區!節活動」,邀孩童一起來種樹(下右)。
 
  守護家鄉為己任 出錢出力不計較
為了建設家鄉,鄭榮欽積極向公部門申請經費,96年率先提供自家土地做為社區公園。林清隆隨後跟進,97年買下1500坪的雜草荒地,捐出做為水保局髒亂點整治計畫。30多名志工同心協力,在荒地上種植耐旱的本土假儉草,以紅火的仙丹為籬,大理石板為步道,廢木搭建涼亭、座椅,更利用灌溉後剩下的水來營造生態水塘,「同心驛站」成為社區居民「同心」的最佳見證。

負責種花的林貴花驕傲地說:「現在外地人騎腳踏車來,都會在這裡休息,多舒服啊!」63歲的她平常仍在種水果,一早在果園忙完之後,還要來整理公園,「我足嘸閒啊!但是時間是撥出來的,看你有沒有心而已。」一輩子在礁坑生活,林貴花更加珍惜現在得來不易的成果,她把先生、兒子、媳婦全家人都拉來做社區志工。

除了環保志工外,礁坑里還成立了巡守隊。「每到農曆年前,就有很多人來偷剪電纜線。」受不了宵小猖獗,鄭永森主動扛起巡守隊長的重責。他把14名隊員分成3小組,每組人巡邏一週。由於社區範圍很廣,光是主要幹道南172縣道繞一圈就要18公里,因此巡守時間相當長,而且油錢都是隊員自付。「我們曾經抓過偷竹筍的,雖然要抓到小偷真的很難,但有人巡守,小偷就會怕。」三年執行下來,居民發現小偷真的變少了。隊員鄭州聖也說,社區有了發展協會之後,鄰居感情變好了,守望相助、維持治安也就更容易。

林清隆很自豪地說,自擔任總幹事以來,沒向社員收過一毛錢,也不向別人募款,會計鄭啟先更是把錢看得緊緊的。「少出去玩幾趟,每次都吃便當,錢就省下來了。」社區經費全靠向公部門爭取而來,就連向水保局申請的「雇工購料」專案,也是由全體志工充當雇工,薪水沒得分,直接匯入協會帳戶當公基金,卻沒有人抱怨,因為大家都是為了這個大家庭而努力。

荒地也有春天 農村再生助圓夢
礁坑社區加入短短3年多,就通過農委會農村再生計畫的審查,讓不少社區跌破眼鏡,台南市新化區社區營造協會總幹事許明揚和農村再生營造協會副總幹事吳漩菱兩人是幕後大功臣。許明揚負責整體的空間規劃執行,以同心圓的方式,將礁坑里分為文化、環境、產業、生態四大區塊來發展,他同時也是礁坑社區農村再生計畫的主筆者。吳漩菱是前新化大社社區的總幹事,卸任後被林清隆找來幫忙,負責規劃行銷產業,社區對外的文書、剪報也都由她包辦。

「社區一定要有產業做後盾。」林清隆很清楚發展社區不能沒有錢。荒廢的橄欖山正好給了礁坑人發展無毒農業的契機,就算是重新復植的橄欖,也都得比照無毒方式栽種。「我們已經請遠東科大做研創,開發養生保健食品。」吳漩菱同時也找上經濟部、地方產業基金會等單位,爭取行銷經費,並且將在產季10月到隔年1月之間,舉辦產業活動。另一方面則積極通過食品認證,把馬總統命名為「綠鑽石」的礁坑橄欖用力推銷出去。

除了「綠鑽石」之外,在礁坑社區的橄欖山底下,居民在無意間發現早年國軍模擬「越共村」而興建的秘密坑道,社區居民重新探勘,發現充滿軍事神秘氛圍的坑道非常具有觀光價值,將開發成為社區的另一個新賣點。

缺水的荒地,其實處處有生機,礁坑人用智慧找到了,擬定「產業活化」和「環境生態經營」兩大方向,要為後代子孫打造一個可以安居樂業的「綠鑽礁坑」。

社區名稱 礁坑社區
所在位置 臺南市新化區 礁坑里36崙150號
人 口 數 1220
  • 社區簡介

    礁坑庄於清朝置朝至今約400餘年前,就有居民居住在此,日據時代改為礁坑堡,1946年民國35年更改為礁坑里迄今,本社區面積:12.5M2/KM,佔全鎮1/5分13鄰,10個部落,分為茄苳坑、貴竹坪、蔡厝、36崙、番洋溝、18越、扁擔崎、九層嶺、黃目子、礁坑子人口約1300人,平埔族信仰基督教,佔1/3人口數,社區人口分2間國小就讀,3間教會禮拜,4間庄頭廟,信仰道教,轄區分五區域,10個部落共有13鄰。
    聚落中番洋溝、18越、扁擔崎、九層嶺、黃目子為平埔族(基督教)礁坑子:姓康家族(武聖宮);茄苳坑:姓鄭家族(保濟宮);蔡厝:姓蔡家族(慈天宮);36崙:姓王、張家族(合興宮)。
    以上聚落個有不同文化背景,亦是社區寶貴資源值得去探搜與尋找。
    這是咱礁坑社區多元化的部落組合,也是新化鎮最富文化資源的礁坑里礁坑社區。
    目前社區由綠美化、文化產業進入觀光的社區。 

  • 代表圖象

    代表圖象

  • 社區宣言

    打造一個宜居移居的幸福社區,從環境、生態保育做起進入產業發展研發"綠鑽橄欖"產品讓社區能財源自主後便營造到人的關懷。

  • 社區地圖

    礁坑社區交通導覽地圖

  • 相關連結

    閃亮綠鑽 幸福礁坑
    礁坑社區
    閃亮綠鑽 幸福礁坑